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“爆破手”抢救民族语言

“爆破手”抢救民族语言

  新华社长沙5月17日电 题:“爆破手”抢救民族语言

  新华社记者席敏、张玉洁

  一手炸石开山,一手抢救日渐消失的民族语言。土家族汉子向民元的“两手”,令许多人诧异。

  向民元今年45岁,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一家民营爆破公司工作。湘西陡峭的大山连绵不绝,连通外界的道路曲折蜿蜒。他长年累月在群山里穿梭,炸石开路,让深山向外界打开胸怀。

  他的工作,充满不可预知的危险。令人意外的是,在他壮硕的外表下,深藏着一份对民族语言挚爱的情怀。

  不搞爆破的日子,他最喜欢走进土家族村寨,探寻那些神秘的土家族语言。这样的事情,细腻而繁琐,但他一干就是17个年头。

  在泸溪县,这种没有文字的土家族语言被称作南部土语,与其他地方的土家族语言不能互通。会说这种语言的,全县不足1000人。

  在向民元努力下,南部土语被用另外一种方式记录下来。他用拼音记录了3000多个词,并与汉语一一进行对译。

  一到周末,向民元就骑上摩托车奔向土家族村寨,与年事已高的老人用土家族语言交流。遇到生涩的词语,他就尝试用拼音记录下来。

  沿着峒河边一个陡峭的山坡上去,是被视作南部土语发源地的潭溪镇大陂流村铺锄组,这是向民元最常去的地方。他在这里发现许多陌生的南部土语词汇。

  “‘酸菜’是由4个音组成的。”

  “‘辣椒’和‘玉米’都有专门词语。”

  “你知道‘饭勺’有两种说法吗?”

  ……

  介绍南部土语时,向民元滔滔不绝。但一旦说到有多少人知道这些词语时,他的情绪立即变得低落。

  铺锄组89岁的向安国说,能够熟练运用南部土语的人越来越少,15岁以下的小孩子基本不会说了。

  语言逐渐失传,成为一些人心底难以诉说的痛。坐在老木屋前,向安国叹息:“再过几十年,可能就没有人会说了。”

  向民元自以为精通南部土语,但每年总会在土家村寨发现新的词语。他想出版一本南部土语与汉语对译的书,因为担心遗漏太多,出书的计划一拖再拖。

  如今,向民元已是湘西州南部土语非遗传承人。他收了3个徒弟,其中一个是他的儿子。工作之余,他就把最新了解的南部土语教给徒弟。

  “徒弟太难找了。很多人没有基础,教不会。有基础的人,又太忙,没时间来学习。”招收徒弟频频碰壁。

  今年,向民元准备把南部土语带到小学课堂上,让土家族小学生学习最基本的南部土语。

  他说:“南部土语是一种语言,也是一种文化,必须传承下去。”